熊某人:十哥的故事

in 转发 with 0 comment
  • 今天凌晨睡醒,发现更了第三部分,扎心
  • 追了一周的故事,确实精彩
  • 花了一个小时整理,ID 打码了

十哥的故事.png

第一部分

昨晚喝大了,到现在酒才醒了~坐下来讲故事。
今天开始讲讲我这些年认识的身边的神奇的人类们。

先讲十哥的故事。
2009年我认识的十哥。当年认识他是因为他是我第一台车的销售顾问。
2009年的十一小长假,我带着一肚子某车之家论坛的数据库,来到了车展。准备入手一辆代步小车。

当初我手上捏着10w软妹币。想着代步小车也不要多豪华。于是在搜集整理了大半年之久后,决定十一车展上交个购置税。先去看了丰田雅力士,也就是后来是致炫。展车是红色,销售一脸爱买不买的表情。忙着接待看锐志的人。
我就晃荡了一下到了隔壁本田大法展台。

当时本田展台我能买得起的就是飞度和锋范了。对了,还有个思迪,太丑了···直接忽略。
销售们看我这穷酸丑男,手上抱着一大把车型宣传单页。还以为我是收破烂的。直接说:等会再来,吃中饭的时候来收吧。
额,那么好的,打扰了呢。
晃去日产看看。

日产的销售倒是异常的热情。问了我的想法之后说:你都有10w了,要不直接上我们新款的天籁吧。你看2.5的发动机,加上独家xxxx,每月才2200的月供。那时我工资才7k。我说不要了吧。他说那要么你再转转吧。我说为啥你不推荐我买骐达?
他说:兄弟你第一次看车展吧。我们这卖小车不挣钱啊。。。我得吃饭啊

原来还有这行业潜规则,好吧。于是我从A馆晃到B馆去,准备看看德系。B馆果然还是一样的,大众展台的小伙子一个劲说:你再加4w,开个朗逸不好么?为啥要Polo?马上Polo要换代了。别克的赛欧(后来给了雪佛兰)我又看不上。天哪,好复杂···

转到B馆的拐角处,我迎来了这个故事的主角--十哥。十哥当时染了一撮小黄毛,带着很潮的大黑框,场馆里是不给抽烟的,但是他手上夹着吸了一半的烟头。我是不抽烟的,所以我第一反应是赶紧走了。
十哥这时候叫住了我:兄弟你东西掉了。

我愣了,跟我说?他递来一根烟,我说我不抽烟。十哥听完立马掐断了自己的半截烟,说:你是不是想买车还没定好啊?我说你怎么知道的?他说:我老销售了,你来,我跟你讲讲今天怎么买到你想要的车。
我想想也是,反正去别的展台也没人理我。就跟他坐了下来。

坐下来后十哥完全没有一个销售的样子,他不拿纸和笔,也不问我其他的,先问了一句:你今天是确定要买个车还是就来看看?我说我要买的,我家住xx,到xx上班,距离太远,没有地铁。他说哦哦,那就是个代步的需求吧。看你年纪也不大,弄个10w的小车差不多了,别买太贵的。不实用。

我心想这是知音啊!我说那你有什么推荐吗?他说,我不推荐,你自己看,喜欢了就买呗。又转头问我:你看了哪几个了?我说我看了xxxx。他说你最喜欢哪一个?我说讲真,我最喜欢飞度。他说飞度你这钱不够,要加价的。顿了一下又问我:你为什么最喜欢飞度呢?

我就带着理中客的骄傲把刚刚看的几款车所有数据从头到尾背了一遍,然后说,你看飞度的数据最优秀。十哥听完哈哈大笑,说兄弟你真牛逼,这么多数据记得这么清楚的嘛。我问一下,你有女朋友了吗?

我说这跟女朋友什么关系。他说你就算没女朋友,也会有喜欢的女孩的,你想想,一个女孩你为什么喜欢她。先看的哪里?她身上最吸引你的,一定是她的优点。不是嘛?然后哪天你不喜欢了,你也一定是因为缺点多过优点才开始放弃的吧。人生第一辆车,也一样的。

听起来十哥的话好像很有道理。我说看下来一圈,不是要加价就是没人理我。那我现在怎么办?十哥说你别急,你再反过来转一圈,把每台车都看一遍,把你手上的那些单页都扔掉。一个人转,也别跟人搭话。转完了来找我。我说我才懒得再转一圈。他说你不转,你今天一定买不到车。

我就乖乖按照十哥的方法,又转一圈回到了他那个展台。十哥这次坐在车里,探出头说:进来坐。我也就坐进去了,他问我:有人跟你搭话嘛?我说有,但是我没接。他说对了,你现在看看你坐的这辆车。仔细看看它,觉得它怎么样?
我说内饰圆形素材比较多,看着像英国人的设计习惯,有点mini的味道。

十哥松开按在方向盘上的手,说你眼睛挺毒的,这车原来是英国的,MG,现在给南汽买了,品牌上算自主的了。我说我没看过这车,没信心买它。十哥哈哈笑说:你就适合它。你看你性子这么急,那些日系小车,都是小排量,哪个能让你爽快的跑起来啊?我说那也不一定,我也不要跑多快。

十哥说,你带驾照了嘛?我说带了。他说走,我带你去体验一下。我说我不去,你卖这个车的,当然会推荐这个。他说,你这兄弟唉,你开完就回家吧,我不卖给你的。
我说行吧。于是十哥带着我到场馆外的水泥地,里面有主办方规定好的试驾场地。我开了一圈,1.8的发动机,动力确实挺好。手动挡换挡也顺畅。

开完了停好车,十哥说:祝你今天买到心仪的飞度。我说,飞度今天估计是买不到了。你这车卖多少钱。十哥说:这车便宜,11
w。我说大哥你销售,你工资高,11w对你来说便宜,我买不起哦。他说你这气质适合开大奔。开大S。我说你别取笑我了,你朋友肯定比我多,能帮我买到飞度我就请你吃饭。

十哥说好,就当交个朋友了。于是十哥带着我一起去了本田家,在那里他和另外一个销售勾肩搭背了很久,然后喊我进去里面谈。本田展台全是人,那个销售把我带到VIP室,倒水拿烟后坐下来说:十哥你懂的,本来带兔子来,你也要分一点的,既然是你朋友,那就按最低的来,行不?

十哥说:这是我兄弟,我不拿返点。你也别加价了。给他开单子吧。销售说:不加也行,等一个月提车吧。十哥说,我这脸就值2k啊?销售笑笑,说不是这意思,店里规定,不行我给你挪个订单,插个队呗。十哥说你看着办吧。销售迅速写好订单,给我讲了一大堆配置啊,价格啊什么的。

我仔细看了一下,心里算了一下要11w才能落地上路。我说怎么还有2k的上牌服务费啊,上个牌不是才几百块钱嘛。还有10w的小车,保险要8k?销售脸一沉,说这都是十哥面子,不然会更多。我说你们这钱挣得···有点过分了。销售说,那你要不改天再来看?十哥拍拍销售说:给他再减点。

销售笑着说,十哥你懂的,我手上能做的就这么多了。十哥说你叫老豆来,我跟他谈吧。销售叫来了老豆(他领导),老豆来了看来一眼,掏出笔划了几条线,备注了几个字。递给十哥,十哥看了看,递给我说:你再看看

我看到老豆化掉了上牌服务费,保险扣到了6k。然后额外送10次保养给我。
心里估算了一下,大概10w2就能上路了。
但是直觉告诉我,不会这么容易。我就问:能选颜色吗?
老豆说,这价格是我把前天一个客户的车挪给你了,他选的白色,所以你只能拿白色,不然我系统里不过去。

十哥点点头,说这样也差不多了。颜色好办,不行上完牌做全车改色,然后去车管所变更就行了。我说我考虑一下吧。毕竟不是我喜欢的颜色。老豆说兄弟你这价格是今年最低了。你再考虑就没了。十哥笑笑说,人都坐着呢,你们别催,让兄弟慢慢想。老豆和销售都出去了。

十哥对我说:这车利润肯定是有的,但是销售拿不到太多的。也就500左右。平时这车他们都能拿3k。你还要看别的牌子吗?要不要去看看丰田和日产?于是我又跟着十哥去刷了丰田和日产的副本。最后坐在一个角落里,拿着三张报价单。我觉得挺难的,不太好选了。

十哥看了看我,说你要不今天还是回家吧,多问问朋友。然后再定,拿着订单去店里找,他们会承认的。我说行吧。
十哥哈哈大笑说:你看,我就说你今天买不到。买车不着急,想清楚了再定,不迟的。

回家我又上论坛各种提问,也收到了很多网友的回答。但是他们或嘲讽或揶揄,要么就是广告。没有一个像十哥那样认真的想一下我要买车这件事。不过我也不能怪人家,毕竟我也没付费咨询。
想来想去,折腾了几天,眼看十一要结束了。南京开始下秋雨了。我就在6号,开车去了本田店里。

本田店里一个挺好看的小丫头,她看上去18岁左右,接待了我。开始很热情,后来知道我是带着订单来问的,就离开了,我也明白了什么叫一面之缘。
然后换来一个胖胖的大哥,说你这价格,老豆给的要等老豆回来签字我才能给你办。要不你明天再来。
于是我带着秋雨给的一丝寒意,离开了本田。

接来下,丰田、日产、大众,甚至别克都是一样的剧情。哦对了,这里实名批评一下一汽大众,因为我错将高尔夫叫成Polo,被销售骂的跟训儿子一样的。那家店后来面临搬迁重建,他们老板来我们行做贷款,我把他的材料压了3个月。也算是报复了一下。

7号,我给十哥打电话问他在哪。他说在店里。我说我去看看你。见到他,他挺高兴的说,坐一会,我处理一下客户,中午一起吃饭。我就等他。没一会他忙好了,来问我车子搞好了没?我就如实说了6号的经历。十哥哈哈哈一笑说,看来你注定和飞度无缘了。

我说不是,我要么不买新车了,我买个二手的总可以了吧。新车我耗不起。十哥说也行,我给你问问朋友吧。他打了几个电话,然后说:你不忙的话,下午我带你去一趟xx店,那边我兄弟手里有台试驾车,刚到的。去看看吧。

于是我跟着十哥来到隔壁某市的店,这里我遇到了另一个十年的朋友,红哥(后面单独讲红哥的故事)。
红哥倒是很实在的,他说这车因为是奖励的,所以折扣比较高,但是一般都内部买走,对外价格会高。我说没事,该多少就多少吧。十哥冲我眨眨眼,说,都是兄弟的,能给的多给点呗。来都来了,我们还能跑?

红哥给我递了烟,我接过来放在桌子上。他就没给我点火,给十哥和自己都点了,然后说:这兄弟看着也是实在人,这样吧,这车是1.5自动豪华版,原价11万5,10w8包牌送你额外10次基础小保养吧。(基础小保养300一次左右)

十哥笑笑说,红哥真给面子,保养要不了那么多,给8次,送个全车贴膜吧。省的他到时候外面给人挣了太多。
红哥说,亲爹你要我死啊,贴膜店里要3k啊。这个真做不了。十哥说怎么做不了,你别谦虚,我让你一步,6次保养,送贴膜,这车他不定我买走。

两人谈话之间我在心理算了一下这样确实比原来我打算买的手动挡划算很多,原来的手动挡车都要10万4.更不要说保险啊,上牌什么的。于是我也不纠结了。
最后在十哥的帮助下,我以10w8千200元的价格拿下了一辆全新的2008款飞度1.5自动档,而且是我喜欢的巴黎蓝。

这辆飞度是我人生第一辆自己买的车。他跟着我风里来雨里去的,也和十哥、红哥一起见证了我的成长。
飞度在2013年离开了我的车库。他现在在一位酷爱钓鱼的老伯那里,忽然想起他跟着我的4年,除了每天吃灰吸尾气,我都没怎么带他见识过青草和野花。现在老伯带着他到田野里去,也是一种补偿了。

十哥在我买完飞度后第二年,从MG品牌跳槽到了英菲尼迪,做展厅经理。他头发比以前更油腻,领带的颜色也明显从土黄,南瓜色的格子,变成明显的基佬紫,带着东瀛的特色的飘带。
我后来有事没事都会跟他电话联系,问问他车子的事,工作的事。
2011年初,十哥和玥姐确定要结婚了,他邀请我当伴郎。我说好。

第二部分

今天忙好了小熊,明天要出差,本来想下午去机场的时候继续来讲十哥的事,发现时间可能来不及,所以现在继续讲。
十哥说他要结婚是2月14号,他发QQ给我:兄弟,我今天要干一件大事。我去求婚。我说虽然这日子有点恶俗,但是我还是要祝你成功。

晚上9点的时候,十哥更新一条QQ空间动态,一个浅蓝色外壳的杜蕾斯图片,底下有欢呼的,有调侃的,有祝贺的。我顺手点了个赞,心里知道,十哥被套牢了。15号,十哥拉着红哥等一众朋友吃了个饭,顺带着玥姐,并且正式发出邀请,说他们打算年底前完婚。大家都很开心。

玥姐是某商业银行信贷部门的,家里父母都是老师,年纪轻轻已经做到了部门副经理(年入35w+,彼时南京好点的房价1.2w左右)。
玥姐是个很有能力的人,当时她自己名下已经有3套房子了,河西一套,城东一套,市中心还有个小公寓。

相比而言,十哥寒酸了些,他只在雨花台南边有一套(那时刚刚规划了不远处南京南站的)3室。不过一个白手起家的人,做到这些其实也挺不容易的。
十哥还有个弟弟,在帝都,留在了xx部队,专门给首长开车的,据说开出来的车,闯个红灯什么的,交警叔叔都不拦的。

十哥在几天后的元宵节正式登门提亲了,过程倒是也挺顺利,玥姐家风很严,十哥当天喝多了,睡在了主卧,玥姐和她妈妈挤在自己房间,玥姐爸爸睡了一夜沙发,南京的大冬天没有暖气,一个60岁的老头,啧啧···

3月份,迎来南京车市的开门红,许多人被外地第一波限牌限红了眼,仿佛下一个被制裁的就是自己。就连十哥所在的极度二线豪华车(就是一般认为性价比极低)都卖得没了库存。我亲眼看到十哥在办公室沾着唾沫星子数现金(奖金都是现金发)。我说车市这波过去了,你有什么打算?十哥说,我先弄到70万再说。

我说你弄那么多钱干嘛?十哥说,彩礼钱+婚礼钱,66万。我说66万都能买个门面了。十哥说定下来的事,那就不后悔。我说那你缺多少,我给你拿点。十哥说没事,按照这市场,五一后就能够了。后来清明节,听说十哥没回去给祖宗们烧香,他在一个小车展上卖了10台车,算一下能提个4万到手。

转眼到五一了,那时候五一还是放假7天的。我请了年假,前后15天,带着当时的女友飞了一趟欧洲。9号我回国了。问十哥在哪,他说刚忙好,晚上喝一个?我说我带了女票。十哥说就自己来,我喊了兄弟们一起,讲个事。我说好。于是就独自前往。

晚上约在了城南小酒馆,中华门晨光厂旁边的巷子里,十哥神采奕奕,讲了他对婚礼的规划。需要兄弟们怎么帮忙。大家都挺替他高兴的,一来二去酒喝得有点多。结束后差不多11点了,我问十哥,你钱够了嘛?十哥嘴角抽搐了一下说:熊啊,还是你最懂我,缺大了,说着哭了起来。

我问他:你哭什么?钱不够我先拿给你就是了,虽然不多,二十万我还是拿得出来的。十哥蹲下来捂着脸,之后站起来说:我妈查出了乳腺癌。肿瘤医院说,要25万左右,现在切掉大概率能活下去。我说那先做手术呗,肿瘤医院那边我认识xx副院长,分管外科。十哥说:我妈死活不同意,她坚持要保守治疗。

我说你爸的意思呢?还有你弟弟知不知道这件事?十哥说他弟弟还不知道,他爸也是建议保守治疗,老两口都想让他先结婚。并且坚决不同意十哥从婚礼的钱里拿钱给他妈看病。
我说第一,我现在手上20w你可以先拿去用,不算利息。5年内挣到了还给我就行。第二,我建议你让你弟弟知道这件事。

第三,我觉得你都准备结婚了,你考虑一下把这个情况告诉一下女方。
十哥说,我和玥姐说了,她的意思是趁现在早期,手术能彻底根治就手术吧,化疗对老人身体是极大的损害。我说你自己想好,然后做他们思想工作吧。玥姐也算通情达理,你现在事情是多了点,静下来还是能处理好的。十哥点点头说:谢谢兄弟

半个月后,十哥的父母总算明白了长痛不如短痛,决心做手术。老太太入院检查,各项指症都挺好的,我也尽自己所能,打了能打的所有招呼。
几天后手术顺利进行,老太太也挺了过来,我去看她的时候,她说我一定要努力活到孙子开口叫我奶奶。我说会的,到时候就怕小的太多,你忙不过来。她开心得眯起眼睛。

老太太住院2周,复查了各项指标都还行,于是出院了。出院后的某天我下班去珠江路买家里彩打的墨盒,遇到了在丹凤街买手机出来的十哥。十哥明显比之前憔悴,我问他说:你还好吧?他一边抽烟一边用充满血丝的眼神传递了疲惫,点点头跟我说,没事的。我说你要不急那就一起吃个饭吧。

找了个烂大街的xx酸菜鱼坐下,十哥掐了烟,跟我倒了一些苦水。貌似都是工作上的,我说也正常啊,天热了淡季就到了,谁大热天的跑外面去,买车也等十一不是嘛。十哥说矛盾就在这里,我妈做手术加上后期治疗复查,前后25w花下去了。缺钱着急啊。

我说你急什么呢,按部就班的来,钱么再挣就是了。十哥说我马上30岁,不能不急了,我昨天和玥姐吵架了,我想十一加班车展再挣一点。她想一起出去玩。说过了这个点,下半年就没假期了。我说十哥你赶紧道歉哄哄,又不是大事,吵架嘛总归是有共同聚焦的点,没话说才可怕。

晚上和十哥吃完,8点半左右准备散场各自回家。十哥坚持要结账,我说百十来块的,就别争了。正说话十哥接电话了,接通了发现是红哥打来的,喊他去喝酒,说是有业务来了。十哥说好,你们等我会。珠江路到1912走路也就10来分钟,我就陪着十哥晃过去,把他送到目的地,我转身回家,他去应酬了。

到家和女票QQ视频,她出差我无聊。我跟她讲了十哥的事,我说十哥真不容易啊。女票说大家都不容易。我说我喝酒了,想女人。她就拉扯下吊带,把胸挤在一起说:埋进来睡吧。
我说你扯淡吧,这样tmd还能睡着就有鬼了。我俩都不怀好意的笑了,然后我电话响了。

一个陌生的025的座机,接通后对方问:你是熊x吧?我这里xx派出所的,你朋友xxx在这,他这里有点事,你来一下我们找你聊点情况。女票问我什么情况,我说十哥应该是出了事,我去一下就回来。

第三部分

我刚吃完饭,国内应是半夜了吧?
今天计划把十哥的主线故事讲完。十哥的小故事总共1万7千字左右,之前两段7千字,今天要更新1万字左右。所以可能会有点多。废话不多说,开更:

按照以往的经验,大半夜的十哥去喝酒的,然后给警察叔叔逮住,多半是带条子去捞人,所以我一边换衣服,洗个脸,一边给省厅的同学去了电话,跟他说我要去xx所领人,到时候帮忙关照一下。打车直奔派出所,去了跟保卫室的大爷说我来捞人的,大爷登记了我的身份证后直接说:你去x号楼报道,王队长那里。

基本不用指引,找到个亮灯的办公室,敲了下门框,王队长果然在,抬头笑眯眯的说进来吧,我进门,他说你是熊x吧?和P队是同学啊?我说是啊,从小玩大的。他说,哦,那自己人我就直说了,这个周xx(十哥大名)是你朋友啊?他现在在隔壁强制醒酒,问了家里电话也不说,只是说了你的电话,所以才打给你了。

我说我晚上确实和他吃饭了,两人喝了8瓶啤酒,在珠江路xx酸菜鱼店。队长点点头说,我晓得呢,他呢现在情况有点复杂的,有这么几个事哦,第一个他拿酒瓶子带人家头搞破了,人家现在去医院搞头皮去了,要起诉他;第二个,报警之后我们到现场,他有拒捕行为,我们一个兄弟衣服都被他搞坏的了。

我说没事,该按照程序处理的你正常走就是了,该赔偿的让他赔偿,该承担责任的嘛你看看酌情考量一下。队长笑笑说,你这小杆子哦,这么简单我就不喊你来讲这么多了。被他打的那个是紫金银行的二把手,徐行长,区长家大舅子哎,你这边是省厅领导关照的,我们基层嘛,只能说尽力让领导都对处理结果满意哎。

我心里一万个羊驼奔腾啊,我说行,那你建议怎么处理好,我配合你们就是了。王队长笑笑说,你先别急,等他马上酒醒了,我建议双方坐下来好好谈谈。事情呢,还确实比较复杂。王队长给我倒了杯茶,坐下来小声说:那个徐行长呢,也不是什么好人。搞人家对象嘛,被打也不奇怪赖。

我听到这话大概也能猜到个八九不离十了,以十哥那沉稳的性子,跟人动手打破了头不像他干出来的事啊。我就顺着问了一句:队长你讲讲到底什么情况啊,我这晚上喝了点小酒还以为犯了大错了呢,吓我一跳。王队长哈哈笑说,这种事嘛很常见哎。你朋友周xx的女朋友也在这件事当中。

他顿了一下,喝了一口茶:目前了解下来的情况呢,周xx被马x(红哥)叫来参加聚会,本来呢,马x和陈行长是来谈行里面车子采购的事,喊他来是陈行长自己想弄个好点车给家里用。周xx的女朋友蔡x(玥姐)是跟着她领导(徐行长)来聚餐的,结果这个徐不晓得怎么的,玩过头了,脑壳就挨一瓶子嘛。

男人嘛,喝多了都一个屌样子哎,王队长在自己吐出的烟圈中,眯着眼睛说,反正徐行长他老婆还不晓得是因为这个事打的,现在等她那边(医院)好了,她马上过来,你就说你是周xx家人,你们俩协商,我们最后做个笔录,这个事就简单带过,好不好啊?

我说我这里没问题的,但是我想去看看十哥怎么样了,我担心他喝太多有危险。队长点点头,把烟头戳在烟灰缸里倒了点水进去,说走,我带你去后面看看他。差不多也该醒酒了。我就跟着队长七拐八绕到了一间值班室。

十哥果然在里面,右手明显可见的殷红。眼睛红着,鬓角下方有些许血丝。看见我进来,把头扭了过去,又转过来说,兄弟辛苦你了,大晚上害的你跑来。我说没什么,又不是大事。你自己有没有受伤,需要清理,包扎什么的?十哥说我不知道,麻木了。我说你要有任何不舒服的及时说,别拖着啊。

王队长说,应该没大事,他头上好像也有点小破皮,不严重。后面搞好了你带他去医院洗洗就行了。我说十哥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你怎么就动手了呢?十哥就把事情前因后果描述了一遍,和王队长在办公室讲的差不多。

事情本来很简单,大意就是红哥喊来十哥,想把英菲尼迪做个机会纳入陈行长的银行集团采购,红哥按照需求做30台车的计划,但是通过抬高每台单价的方式,实际发31台车给行里,这额外的一台,红哥不想贴太多钱给对方奔驰宝马奥迪,但是又不想太次的车,没面子。陈行长也懂,就问了家里英菲尼迪是否合适。

陈行长家女儿在日本留学,所以英菲尼迪也挺符合她胃口,就这么双方应该是谈妥了。这种事本来司空见惯,也不算什么行业秘密了。红哥这酒局虽然也有算计,但是他至少在有机会的时候拉上十哥,也不算坑他。十哥来酒局,知道这事后,心算一下也不亏钱,于是就理所当然的坐下陪个笑脸。

1912这地方,大半夜的遇到熟人很正常。陈行长因为某些原因,从包厢里出去接电话,回来遇到了多年的哥们徐行长。两人原来都是农信社出身,属于一起扛过腿的那种关系。遇见了自然要一起喝一个。陈就跟着徐去了他们包厢,两个老色鬼你来我往,开车揩油,自然不会放过玥姐这种大美女的。

玥姐也陪着喝了点,毕竟陈所在的是四大之一,而徐只能算是地方性的小银行。加上徐介绍陈的时候,吹牛B说,只要陈一句话,南京一半企业都要抖一抖的。玥姐这么精明的女人,自然不会在场面上得罪人。夜场嘛,讲过的话出门就不算了,大家都懂。

红哥这边拉着十哥继续在包厢里又喝,红哥看陈出去半天没回来,就打电话问有没有事,说都在等着敬他酒。陈就说他遇到熟人了,今天的事定好了,没有问题,让红哥礼拜一下午去找他签字。红哥问他要不要安排车送他回家,陈就说不用,我今晚有安排了。于是红哥这边和十哥他们就把剩下的酒喝完,准备回家。

玥姐这边,被两个老头你来我往灌了不少,已经进入醉酒状态。徐的手这时候也不太安分的借着倒酒的机会揩油。陈也不甘示弱,直接拉近椅子,手拍在玥姐大腿上说,哎呀这个小姑娘我太喜欢了,有能力又干劲,我们那边就没这么好用的信贷经理。徐就跟着说,是滴哎,我跟你讲,各方面都好用!

哈哈哈哈,两个老头彼此会心的笑起来。玥姐虽然年轻身体好,但是也架不住两杆老枪车轮战。渐渐有些抬不起头来,她趴下来想休息一下,但是真的喝多的人都知道,你趴下来再想起来,要么吐掉,要么睡过去。

两个老头一看玥姐喝大了,心里头坏水就往上翻了。徐提议陈把玥姐带走,去“玩一下,送回家”,陈这个老觉得“多少年了,一起扛个枪”吧,徐也不推辞了。
于是陈和徐做了分工,陈先出门去打车,到城东维景搞定房间。徐让其他一起喝酒的人继续,说顺路送玥姐回家,实际上准备叫车带玥姐去维景。

结果呢,红哥和十哥也刚好散场准备回家。徐这个人,色心重色胆也大,他几乎是半拖着玥姐在往外走,但是那个脸吧,都贴在玥姐脸上了,那个手吧,按在玥姐bra钢圈的位置。他淅淅索索的在做什么,大家都懂吧···

十哥喝了酒,走在包厢之间的通道,昏昏沉沉的,但是还是看到了玥姐喝多了被人搂着往前走。十哥就上去拦住徐,说这是我女朋友,我来送她回家。徐肯定不干的,骂了几句脏话说,这是老子小老婆,老子玩了几年了,轮不到你个小呆逼。

十哥就火了,一把拉过玥姐,但是玥姐已经不太清醒了。徐也是挺火大,骂骂咧咧推推搡搡的两人,僵持着,吵架声也惊动了徐包厢里还在吃饭的人。包厢里出来一个小伙子,显然没喝多,他跟玥姐关系还行,也认识十哥。就跟徐说这确实是人家女朋友。

徐显然喝多了,陈还在等他带玥姐去苟且。他们就到原来的包厢里坐下,本来这事到这里也就结束了,十哥知道对方是玥姐领导也不准备怎么样他。包厢里其他人也在做和事佬,说都是误会。结果玥姐这时候回光返照一样的说了一句:我胸罩怎么开了

原来徐这个老色狼伸手揩油的时候发现玥姐bra是前扣的,就动手解开了玥姐的bra,玥姐迷迷糊糊的看到十哥,还说哎,你怎么也在啊。十哥已经怒了,但是他只想早点把玥姐送回家。徐这大嘴巴跟了一句:他来准备一起玩的。

十哥于是随手抄起一个啤酒瓶,给了徐当头一下,徐愣了一下,蹭一下站起来又捂着头坐地下哭喊着卧槽打滚了,于是包厢里有人报警,有人按住了十哥,有人赶紧把玥姐拖到了别的地方。接着王队长就来了,现场找了几个清醒的问了原因,把一屋子人都带回了派出所。

话说回来,大概又等了1个小时左右,徐的老婆来找王队长了,一个姓朱满身珠宝的女人,气质上确实带着蜜汁自信,开口倒是挺有礼貌的问了哪位是周xx,王队长于是带着我们到隔壁大房间坐下,给倒了水然后把他那套调停协议讲了一下。大意就是双方都不要再追究,十哥赔偿医药费营养费。

朱说不行,这个赔偿是他必须的,但是他这个暴力行为造成伤害和名誉损失呢?不陪吗?我要告他。王队长说,你真告他也不一定能陪几个钱,还不如我讲的这样,大家还不伤和气。朱说都这个份上了,还讲什么和气呢?人都给他打住院了呢。

我说十哥打人造成徐行长受伤,他应该承担责任。不过我不知道您是否清楚背后的原因啊,徐行长的有些行为,可能讲出来对他以后发展也不太好,毕竟这个年龄了,往下去安稳的退休才是正经事吧。

朱说,你哪个啊?吓唬我啊?他有什么行为啊?什么行为都不是打人的借口。我说你讲的对,你老公猥亵人家未婚妻,内衣都解了伸手进去干了什么你不会不懂吧?要真深究一下,你老公5年内从副行长提正或者转区里分管副手就没机会了。朱看了我一眼,说你懂的蛮多的...

王队长赶紧插话说这位是省厅的领导,周xx的表哥。大家都是自己人,按我想法嘛,以后多多少少对徐行长这边还是有很多帮忙的机会的,嫂子你看,要不就别提告不告的事。徐行长现在受伤了,需要多休息照顾,回头等他出院了,叫周xx上门道个歉就是赖,还行啊?

朱点点头说,可以。医药费没多少,老徐自己有保险,营养费,我们也不是差钱的人,但是我要给家里一个交代,你叫你老表拿2w吧,不多吧?其他上门就算了,看不到还不来气。王队长看看我,我说可以,十哥喝多了,我今晚要把他带走。你没有意见的话,弄个谅解书,写个收条请王队长见证一下,这事就结束。

王队长说,带人走的话,还有个保证金的问题。我说没事,这个好说。于是最后赔了2w给朱,交了1万保释金给王,我带着满身酒气的十哥去医院洗伤口。玥姐在派出所醒酒室也清醒了点,跟着到了医院。十哥清洗好头上,手上的小伤,医生建议他吊水,于是给他吊了一瓶水,玥姐陪着他。

处理完这事,南京街头的炒饭摊子已经没围着什么人了,天也开始逐渐放亮了。等十哥吊完水,玥姐也已经出去买了豆浆和油条过来,说一起吃点吧。十哥没说话,结果一袋豆浆咬开一个口子开始嘬,我也没客气,拿了一根油条吃了起来。我说玥姐啊,你这一晚上的,家里人没找你?

玥姐这才想起来什么,掏出手机发现已经关机了,她按了按iPhone4的电源键,居然开机了,没多久,一连串短信提示音过来,都是玥姐妈妈打过来的短信呼。玥姐说死了死了,这下回家要给骂死了。十哥说没事,就说因为我在医院,过来陪我的。玥姐点了点头,咬了口油条没说话。

我迅速吃完油条,起身说你俩都清醒了,打车送你们回家,我也该回去睡觉了。十哥说兄弟辛苦你了,今天用的钱,我改天给你。我说又没多少,后面再说吧,别放心上。十哥和玥姐一辆车往北,我一辆车往南。就这么到家赶紧洗洗澡,我就睡下了。

睡得到第二天中午我起来,手机响了,是十哥,问我在哪,我说刚准备出门。他说晚上一起吃饭。我说啊,怎么了?连着喝你身体受不了吧。他说没事,于是晚上约在了十哥家附近的城北小酒馆。我说今天怎么没喊红哥他们,十哥说他们改天再说。坐下来闲扯几句,

十哥说,昨天谢谢你了。兄弟我有个事想问问你,你觉得玥玥这人到底怎么样?我一愣,我说我了解的不多啊,总共一起吃饭也就几次,看她还知道给你买早饭。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啊?十哥说,我不瞒你,早上她买早饭去的时候,包口子开了,我想抽张纸巾擦擦嘴的,结果发现了东西

我说什么东西?十哥说是避孕药,拜耳产的事前药。我说就是刚进来不久的优思明?十哥说是的。我愣了一下,说这也没什么吧,这个年纪了,再说你俩不也得经常见的嘛。十哥说不对,我前后就碰过她2次,一次是2月14号,一次是5月12号我生日,两次都戴套了,用不着吃药。

我说你也别想太多,说不定是她为了双保险呢?你俩都要结婚了,信任这件事吧,我觉得挺重要的,实在不行你也别憋着,你就直接捅开了说,问问她怎么回事不就行了。十哥说我心里难受,一想到那个老狗日的说的话就恶心。我说那种吹牛B的,就是恶心你的,别听就是了。

跟十哥简单吃了点,喝了4瓶啤酒俩人各自回家了。之后的20多天里因为工作的事,我也没在意十哥,跟他联系不多,女朋友教会了我用微信,我发现这东西还挺好玩的。于是就跟十哥说,要不你也弄个这个吧,以后有人想找你买车,微信上聊,还能直接发图,比彩信什么省钱多了。十哥也顺利弄了个微信。

早期的微信是带通讯录自动推荐功能的,所以十哥很轻松的加了很多客户的微信,通过朋友圈+图片的独家优势,他顺理成章的达成了月均3.5万的收入。转眼8月了,有天十哥突然找我,说有急事,我说什么事?他说见面聊。

见面了十哥一反常态的问我:兄弟你现在手上还有多少钱能借我?我这有个窟窿了。我说你先别急,上次说的20w,我放理财里面了,你要急用可以拿出来给你。他说能不能再想想办法,弄多点?我真的是急用,给你利息都行。我说你不至于吧,什么大事急要这么多?十哥说不是我的事,是我弟的事。

我说你弟怎么了,十哥狠狠吸了一口烟,瞪着眼睛说,狗东西不学好,在北京谈了个女朋友,自己工资一个月5k多的,给女人买几万的包,贷款买奔驰E260轿跑,还不上了借高利贷。欠了一屁股,现在人家逮着他,不还钱就闹到单位开除他,这种开除了出来靠什么生活啊?

我说你别急,一共欠多少?十哥说连本带利100多万了。我说怎么这么多的?借了多久了,十哥说一年多吧。反正他讲这么多,估计肯定还有更多的。我说这事有点大,你爸妈还知道?
十哥说没敢跟老人讲,怕刚刚做完手术受不了。我说那就先不讲。你手上还能拿出来多少?
十哥说不多了,45万左右。

我说这样,我们一起去一趟北京,跟你弟当面把账盘清。这样免得后面擦不尽的屁股,你也累。十哥说好。于是我们约了第二天去北京。火急火燎的赶到北京,见到十哥他弟弟,姑且叫他十弟吧,脸色黑黑的,带着一点疲惫。十弟开着白牌带着我们去到他的营区,刚进他宿舍,十哥一伸手给了一个耳光。

这个耳光把在场的三个男人都打停住了。缓了几秒十弟默默的靠着床坐下了,十哥问了他相关问题,最后拿出信纸和笔,框了一下一共122万的本息。十哥叹了一口气,说你现在手上还有存款没?十弟摇摇头说都花完了。十哥说妈做手术家里没要你出一分钱,你就这么挥霍的?你连个狗都不如的东西。

我说十哥你别急,坐下来慢慢框,我问十弟:车呢?买车一共花了多少钱?十弟说连拍牌照找黄牛全部搞好差不多60万了。我说你一毛钱没掏,全是借的?他点点头。我说那车现在什么状态?什么颜色?多少公里了,有没有事故?

十弟说白色,6千公里不到点,车在女朋友那里。当初买的时候因为现役,不能走银行贷款,找了朋友的公司做的垫资。我说找的哪家?每月要还多少?十弟说了找的xx小贷,5年贷款,每个月还1万8。我说,这女朋友你打算继续谈还是怎么说?

十弟摇摇头说,都这样了,她现在也不理我了。我说不理你去把车要回来,这车走一下二手的程序,亏不了几个钱。另外,你有没有借银行的钱,或者其他信用卡的钱?十弟说有个xx信用卡,买来的,额度5万,刷了2万7.其他没有欠的了。

十哥听了吼着说:你等过年吗?打电话给那女的,把车拿来啊!十弟乖乖到一边打电话去了。我跟十哥说,先别急,我让朋友查一下这家公司上家是哪里,看看是哪条线放出来的,如果是银行资金,我想想办法减掉点利息。

十弟那边,女朋友一直联系不上。我这边倒是有进展,这个xx小贷,上家的上家是个科技公司,从建行拿钱,专项创业基金,它家下游每层扒皮10个点左右,银行资金成本4.8左右。我跟十哥说,这样我就有办法了,一共3层,砍掉15点试试。我就对十弟说,把借你钱的那个人约出来聊聊。

十弟给xx小贷的打了电话,那边听说来谈还钱的事,倒也爽快,约在了西郊一个茶楼。他们老板带着2个小弟一起来的。见面先寒暄了一下,然后我就直接说了自己的想法,小贷老板姓顾,也挺爽快,说可以减免点,但是不会很多,毕竟这么多嘴要养的。

我说适可而止,虽然你们有合同,但是你这用的专项资金,我去银监打个招呼,你这一条线接下来3年都别想拿到4.8的资金了,你就只能拿6或者7.2的,你利润空间还有多少自己想想吧。顾老板低下头,说兄弟你太狠了点,留点路子哎,我算撞墙了,这单我认栽,你说吧,多少?

我说我也不为难你,基本的成本我们照给,你加1.5吧。反正才几个月,你也不亏太多。你也知道,你闹到部队,首长那边肯定是给你两巴掌然后把十弟扔回老家,你到时候一毛钱拿不到还有几十万的本金要还,亏更多。

顾老板笑笑说,今天算见到高手了,1.5你现在不如就杀了我,我回扣给的都是3个点。不信我给你看,这是转账记录,说着调出手机里一张截图。我瞅了一眼,确实是个建行的借记卡。我说那行,我就加你3个点。行业里返点2,你给3那是你自己亏。

顾老板不说话,出去打电话了。没一会他回来了,说我怎么相信你不会去告密?我说你跟你上家说,我ICBC资管的,工号xxxx。顾老板又出去了,过了一会回来了说,熊哥对不起,我们也是底层打工的,你这口一开我老命都要没了,你看能不能酌情加点,我们小伙子为了他这单,前后跑了十几趟,你加点辛苦费吧?

我说好说,先按7.8算账。本息一共还差多少。那个小伙子我单独给他5千辛苦费。跟这个不搭噶。顾老板1号小弟掏出小本本和计算器,按了半天,说还差55万8的本金,算上1年7.8的利息就是60万2。我说好,你们先坐,转头问十弟,车子联系上了没?十弟说电话不通。

我说直接上门找人,住址总有吧?十弟说知道的。我说顾老板那就先这样,3天后这里,带pos机来拿钱。今天就不送了,你们慢走。后面有业务会多联系你的。他点头说谢谢,转身出门走了。我们也跟着十弟开车来到一处西二环的小区。

小区保安似乎认识十弟,点头打招呼也没登记就进去了,停好车上电梯,到了16楼,一转眼墙上一排红漆喷的大字:xxx,欠债还钱!我看了一眼十弟,问她:这是你女朋友名字?十弟点点头。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十弟去1601敲门了,没人答应。然后楼梯间传来登登的声音,跑上来一个花臂少年,一小撮黄毛有点横肉。张口就问:你们也找xxx?我说是,我们找她有事。少年说:别找了,老子轮班守这个臭傻逼3天了,没人,艹她妈的。

我说我银行的,来收债,你守着她干嘛?少年说这女的也借了我们钱,当初开奔驰来,一身名牌,我们就借了给她。结果现在人跑了,不还钱,车子也不在车库,老板让我们来堵门蹲她丫的。我说你回去吧,她既然3天不回来,估计以后都不会回来了。少年看看我,走到楼梯间坐下抽烟去了。

我拉着十哥和十弟直接下电梯,走了,奔着顾老板那里去了。路上我问十弟,我说这车当时上牌的时候,谁的名字?十弟说,她的,我名下没有房产,上不了牌照。我对十哥说,这么看来还得跑一趟,去老顾那里调她gps位置。

老顾那里倒也不废话,直接把GPS记录都导出来了,车子最后一次熄火断电是在xx路xx号,我查了一下,一条街的汽修店,后面还有个二手车市场。我心里说坏事了,这女人肯定把车应卖给贩子套现了。嘴上还对十哥他们说,走,先去找她人再说。

到了城北已经下午了,贩子们还以为我们来卖车,我说白牌你敢收?他说有什么不敢的,本大利大哎。我说我想找个车,买个奔驰E260,新一点的送人。贩子说有有有,昨天天3-11的收了个很新的大奔,好像1万公里都不到,价格也挺好的。我说你带我们去看。他就兴高采烈的带着我们去了。

到了3-11门口,果然有一辆崭新的白色奔驰。贩子喊了半天,里面没人答应。我问十弟,是这个吗?十弟走进了,看了看还挂在后视镜上的香囊说,是这个车,香囊是我在南京鸡鸣寺请了送她的。3-11的老板出来,我问他这车什么时候收的?说昨天,我说卖车的是女的,叫xxx是吧?他说是,你干嘛的?

我说我公安,查经济犯罪的。这女的电话你有吗?老板说看你也不像公安啊,北京的片警哪有你这样说话的?我说我不是北京的,这里比较复杂,你把电话给我就行了,别的你正常买卖我不管你的。他迟疑了一下,掏出手机指着一个号码说就这个。

我问十弟:这个号码你有吗?十弟说没有。我说那你记下来。十哥问我:这样还有办法弄她吗?我说车子大本子是人家名字,你也懂的,相当于你弟弟白给了人60万。十哥急的瞪了他弟一眼。十弟记好了号码,问我要不要打过去?我说你傻啊,人看到你号码肯定不接的。

我说你当时买车有没有让她写个借条什么的?十弟说没有,我当时想着跟她结婚的,也就没写什么借条。我苦笑一下,好像真没什么办法了。转念一想不对,回头问3-11的老板,你收这车的时候,转账记录呢?老板登录了网银,找到那笔交易,我看了一下32万。妈的,这女人有毒啊!落地60万的奔驰,32万就卖了。

我说你把这卡号给我,十弟记下了转账的卡号。我说这个卡你知道吗?十弟说不知道。我说名字对吗?十弟说,对的。我说那走吧,想办法追回来这笔钱。开车到附近的派出所,我说去报个案,看看能不能先通过各个关系冻结她的卡。

报案过程还算顺利,接警的是个帅小伙,三下五除二搞定了必要的手续之后说,这个金额太大了,需要报到经侦总队那边,我已经给您加急了。这是您报案的材料,您带着他,去xx路找赵警官,他会帮你们后续做处理。

路上我又给老家这边省厅的同学打了个电话,请他关照一下系统内的兄弟们。赶到赵警官那里的时候,都要下班的点了,赵警官年纪大概45左右,表明身份后他说这事完全按程序来可能明天早上这卡里就没钱了。我这边尽快给你做立案处理,你自己也再想想办法,看看有没有其他兄弟能帮上忙的。

走出大队我问十弟,她平时除了买包买衣服,还有别的喜欢的事吗?你们一起出去玩都去的哪里?十弟说她还喜欢打电动,对了她之前自己去过澳门玩,好像在赌场赢了不少钱。我说那就好办了,打电话给内部一个兄弟,让他以账户系统美元交易异常为由,暂停了这张卡的交易权限。

之后我拿十哥的手机打了十弟女朋友卖车留的那个电话,跟她表明来意之后,她在电话那头说,你们不用找我了,你们找不到我的。我说我已经动用了关系冻结你的卡了,你不信可以去取个100试试。银行柜台现在下班了,你最快也要明早9点才能去投诉,见面聊聊吧。

那边的电话挂了,大概过了20分钟,她打了过来,说你牛b,说吧,哪里见?我说你挑地方,我们没有恶意,只想把这事理一下。她说那就城北xx路那边找个咖啡厅吧,你们定个包间,我说行。

找了个幽静的茶餐厅,要了小包坐下等,大概晚上7点半,女孩出现了,清瘦高挑,丹凤眼。说实话确实长得好看。女孩姓窦,北方人。之前是某大佬的小情人,后来大佬跟着高铁一哥一起进去了,她也失去了经济来源。2011年春节前遇到的十弟。

我问她,你卖车的32万还剩多少?她说没多少了,给家里打了2万,ATM取了2万。转了4万还信用卡。预约了取12万还之前借的钱。我说那12万你还没拿到。也就是卡上应该还有24万。这钱你不能动了,我们要拿走还高利贷的本金。

她说可是这车是我的,我凭什么不能动我自己的钱啊?我说姑娘,你这么聪明,我想搞你的话,你这已经可以判刑了。我们没让你把那8万吐出来,已经对得起你了。窦姑娘突然指着十弟的鼻子说:你他妈好意思啊,买车的时候牌照和黄牛的12万不都是我给的钱?当初说送我,现在来要钱?

我说你喊也没有用的,明天约好了到经侦大队,现场签个谅解书,然后一起到银行把24万转给十弟,这事到底就结束了,其他的我们也不要你吐出来。十哥也点点头,说就按熊哥说的办吧。我们也是老实人,挣钱也不容易的。

女孩低垂着头,我看到她眼里在闪着泪,我说你这年纪,我也知道荒废了就不容易再起来了,所以你要加油,先找个工作吧,家里的有些没用的奢侈品拿到当铺去换点钱,自己启动个小生意也可以。她没说话,我说你要没有吃晚饭就跟我们一起吃,吃完早点回家休息。

她没说话,我就点了几个菜,4个人都默不作声的吃完。十弟开车先送她去暂住地,一个很破的老小区。然后带我们在附近找了个宾馆住下,他自己再开车回宿舍去了。第二天一大早我给姑娘打了电话约她一起来吃早饭,她也没推辞。我们就一起简单吃了点。十弟8点就来接我们了。

很快到了赵警官那里,老赵也是明白人,我说这事吧,辛苦你了,一个小姑娘的,偶尔糊涂了一下,我们双方协商了一下,达成一致解决意见,加上也没有造成什么大的财产损失,这就不给组织添乱了,在您这互相签个谅解吧?老赵说可以哎,上面也打了招呼,我懂哎。

顺利拿回车子的24万,加上我临时从北京的死党那里拆借的18万以及我自己的20万,凑了62万给十弟的卡打过去。第三天约顾老板,当面刷卡。十弟的这个坑,总算在一场忙碌中迎来了差强人意的结果。

我和十哥启程回南京了,路上十哥一句话不说,火车到济南的时候,他下车抽了根烟,回来说,这世上亲弟弟都这么坑,活着真没意思。我说你说什么胡话呢,事情都解决了,别老讲他了,他后面好好的发展就是了,日子不愁过的。十哥说p呢,他能过好日子,好吃懒做的玩意。

到了南京,十哥先拿了18万把我兄弟拆借的钱填上了,之后跟我说,还有20万我2年内还给你行不行?利息我照算你的,我说不要利息了,你自己看着把本金给我就行。十哥说行,这几趟我欠你太多了,以后还不起了要。我说你当初没强制把MG3卖给我,算是大恩大德了,哈哈哈。

日子眨眼间到了十一,十哥在车展上也收获颇丰。他嗓子都哑了,车市火爆的福利也在眷顾这个努力奋斗的人。我带着女友没羞没躁的滚了好几轮床单。就这么把假期过完了。想起刚认识十哥的时候,于是在7号喊他一起吃了饭。顺带给我的小飞度庆生。

小酒馆还是那一波人,杂谈间,我问十哥你婚礼筹备的怎么样了?十哥说就缺钱。我说这一波下来也差不多了吧。十哥说哪里啊,我弟那里来来回回20万进去了,我妈开刀加之后25万没了。今年本来这些钱不用,还能凑到70万,结果你那还欠20万。我说你手头总归有个数吧,十哥竖起一只手说:这么些年还剩40万了。

我笑笑,说总归还是有办法的。不行在座的兄弟一个人给你凑个3万就行了。十哥说不行,不能再借债了,还不起了要。我说怕什么,指不定你先结婚然后生个女儿,这钱女儿将来结婚你就挣回来了,十哥说你个二五郎当的吊人,老子自己卖屁股也不会让女儿吃苦的。

大家哄堂大笑,有人说十哥你那大屁股说不动还真有人要呢,十哥回他说你要的话今晚跟我走,我不介意的。我们都说还是留给玥姐吧。玥姐也笑笑说,好,我就帮你们当守门员了。一屋子的欢笑声一直持续到了半夜。

愉快的日子就这么持续着,2011年的11月11日,十哥和玥姐在这个“八字合婚”推荐的周五,正式获得对彼此的财产所有权。晚上下班后,我们一群人又聚在一起,商量着给他俩的婚礼弄点什么好玩的东西。

各路鬼才轮番上阵出点子,红哥说十哥你要不今天先预演一下,你看国庆阅兵都预演的,你俩今天弄个交杯酒,不然到时候紧张。十哥笑着说滚蛋,我能紧张嘛?倒是玥姐,一把拉过十哥,来了个小交杯。我们笑着拍手起哄,玥姐大大方方的给她老公擦了擦额头的汗.

2011年最后一天,这天我们陪着十哥沐浴更衣,我按照做好的计划表,一项项的检查着第二天婚礼的准备事项。十哥的父亲晚上喝得有点多,他妈妈也神采奕奕的,我说阿姨要恭喜你呀,娶到这么好的媳妇。她说其实应该要谢谢你们才对。

没有人需要说感谢,其实都是自己努力后的结果而已。十哥自己没怎么喝,也拦着没让我喝。酒席散了之后我问他为啥今晚拦着不让我喝点?他掏出一把钥匙递给我说,这么些兄弟朋友中,你做事靠谱,明天的主婚车你开,行吗?

我说这不太好吧,你弟弟专职司机,要不还是他开吧。十哥说,他开摄像的吧,我希望我自己最好的兄弟,陪着我一起走向婚姻的殿堂。我说行吧,你这喝点酒变得这么文艺的。于是我就顺理成章第一次开了大奔S350。

忙好清理完到家已经2点了,我洗了个澡,躺了一会,睡不着。4点闹铃响了之后我就起来喝了一杯咖啡。整了一下自己的着装,开车去了十哥家。6点从十哥家出发,经过几轮的较量,最后十哥敲开了他的幸福之门。
在残酷的整伴郎环节之后,玥姐吃了一碗象征甜蜜的桂花酒酿小元宵后,十哥抱起了新娘。

十哥顶着个帅气的大背头把穿着洁白婚纱的玥姐从楼上背到大奔上轻轻放下,他张大了嘴巴,喘着白气,像是大奔的第三根排气管一样。我笑着拿他们打趣,和其他伙伴一起,看他在舞台上像个斑鸠一样跳起草裙舞,看他对着玥姐吐露自己的真心话,看他上交了工资卡。

那一天作为他的伴郎之一,我喝了白酒,红酒,醋,酱油,芥末等各种乱七八糟的你能在酒店找到的各种液体,固体调料的混合汁,虽然胃里翻江倒海,但是心里真的很开心,觉得老天还是公平的,没有亏待这群努力的孩子。

2013年,我和熊妈踏进婚姻殿堂的那一晚,十哥在台上弹起了吉他,他唱着《我的好兄弟》,台下玥姐的怀里,十哥的女儿蘑菇,忽闪着大眼睛咿咿呀呀的跟着起舞。婚礼结束,我去门口送客人的时候,十哥过来给我一个熊抱,说兄弟啊,套用你的一句话:后来一切都好~

恩,后来一切都好。

Responses